江雾远凉

隰有荷华【澄我】二

江澄x原创江夫人
天雷预警啊orz

“对...对不起,你别生气,吃个莲子吧?”

那姑娘摊着手心,神色无措,脚下一步未敢动,问得小心翼翼。

江澄没理她。单边细眉一挑,嘴角一扬扯出抹冷笑,眸间尽是阴利。
“呵。几日不看顾,畜生也敢进莲花坞来了。”

“我...我不是……呃!”

片刻未停,江澄手中三毒直送出去,随即手腕一翻,挥臂横扫,锋芒毕露。逼那姑娘慌乱舍了满掌莲子,赤足一踏,跃空急退三尺从剑口脱出,终是没再傻傻站着送给江澄削。

举步腾挪间那姑娘身法不似常人般的轻灵,脚尖虚空一点便借力腾空而起,无重似的翻了个身,堪堪又躲过江澄一剑。裸足脚踝上绕一环小铃,随她步调叮叮当当闹的江澄心烦。

眉头锁起,江澄面色愈加阴沉如水。追击而至,三毒再出,裹挟着十二分凌厉,杀意横生。

女子本就躲得吃力,此时躲闪不及,眼看三毒已近,直就要刺到她身上。她登时双手掐诀,刹那召出个银绿的光团,在胸前挡了一挡,却挡不住。长剑迫身,光团撞上剑芒,清脆一响,应声而碎。却好坏争出个空档,那女子当即化一道绿光从窗口冲出,失了踪影。

竟被她逃了。

落下个看着有些老旧的江家徽纹银铃被劈作两半躺在地上,那正是她方才召出的光团,凹陷纹刻处透出点儿黑,像是在水里泡久了。

江澄有些烦躁,抬手揉了揉额角。这种杂兵程度的诡怪他本来是随便一剑就能砍翻一排的。

这次却不知为何手下留了几分力道。

莲子圆润,沾着几点赤红散落满地,颗颗如珠。

然后江澄忽然想起,上次有人帮他剥好莲子,那大概已经是十数年前的事情了。

————————————————————————————

其实她闪出窗外也并没有跑远,就蹲在东廊水榭下左数第三根桥墩池水下的影子里。抱膝团身,捂着快要烧起来的脸,边上还跟着条翻起死鱼眼的鲫鱼。

“哎呀...怎么办,他好像更生气了。”
“呆花你可真会抓重点?!先把血止住行不行???这样泡在血水里我很难做的好不好啊!”
“……哦。”

隰有荷华【澄我】一

江澄x原创江夫人
天雷预警
天雷预警
天雷预警【重说三
讲真orz看见江宇直就忍不住想澄我,也不晓得这是为什么。

【一】
没由来的,江澄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看着他。环顾四周却总找不到该有的人影,只有水轩绮窗外一池青荷碧叶抚风,摇一室静谧。
大概是错觉吧,江澄并不觉得会有哪个邪宗鬼祟胆大包天瞎了狗眼的会摸到玄门世家家主书房里去找死就为了瞅人几眼。
可这错觉也太真实了。江澄总觉那目光缠在身上,偶尔回头往身后狠狠瞪过一眼那目光是会略微收敛一些,不多久便又移回到他身上。赶不走,甩不掉,阴魂不散。
如此几次三番下来,饶是最和善的蓝家人也该不耐烦,更别说是像江宗主那样远近闻名的暴躁脾气。
被扰得心烦,江澄当即将手里半部书狠狠摔在案上,单手抚上绕着食指的紫电,两道细眉微蹙,薄唇抿成一线,面色不善。
“给你三息时间,滚出来交代遗言。”
却不知那东西是听不懂人言还是当真对紫电的电光毫无顾虑,江澄一语置地竟未得半点回应。
静默良久。江澄正欲摔门拂袖而去时,却听得身后微响。便是那诡怪终于显身。
不肖多想,江澄单手一拍佩剑,三毒铮然出鞘,干净利落旋身便是一剑破风,向后刺挑而去。
“唔……”那人倒抽一口气,却不似是因为疼痛,而是出于讶异。
待江澄看清身后那人形时手中剑芒却微微一顿。
静静立着的是个眉目清秀的女子,看起来不过桃李年华。三毒剑刃没入她心口一寸,一片殷红从水绿色的衫子上稍稍晕开。那姑娘只是直直地看着他,一双水灵的眼里只有些诧异,似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剑惊到了,却不知疼痛一般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她双手交叠奉起,正朝他递着,指间盈盈一捧新剥的雪白水嫩的莲子。

唔...这妹子死不了。